少语正在磨刀

我蹲的坑是个冰窖吗

《遗忘在南冥池》

主唐,无cp,倾向于原著
电脑被拿去系统重装,估计有十天半个月没法画画
所以我干脆写文好了

以下正文开始:


“老唐!快抓住绳子我们拉你上来!”伊戈尔朝着费力攀在岩石上的唐晓翼抛下一股绳,对他大喊道,可惜绳子还是有些短,唐晓翼得伸长手臂才有可能够到,唐晓翼惶恐的看着自己悬空的脚下湍急的河流,吞了吞口水。他艰难的伸出已经精疲力竭而肌肉抽搐的手臂,发现仅仅只能碰到绳端。

“希燕!绳子太短了!”飞飞着急的对着抓绳子尾端用来垫后的希燕喊道,示意她再往前走点,好让他们放长绳子。唐晓翼感到仅剩攀在石壁上的左手已经脱力,就在他奋力抓住绳子的那一刻,他掉了下去。

“唐晓翼!!”小伙伴们的尖叫声不断的传来,冰冷的洞穴暗河俨然淹没了他的头顶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唐晓翼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躺在温暖的被窝里,可是房间里的陈设却无比的陌生,四面的墙都是木头做的,充满着古朴田园的气息,床头边有个木制书桌,冷冷的光透过小碎花窗帘射进来,与房间温馨的色调相冲撞。

房间太安静了,唐晓翼甚至可以听到窗外呜呜的风声,他发现窗户上布满了霜。奇怪,外面是在下雪吗?他坐了起来,发现离开被窝就冷的要命,只穿了件单薄衬衫的他不禁打了个寒颤,连忙躺了回去。我这是在哪里,希燕他们呢?洛基呢?他满腹疑问,抬起手,发现自己手上多了些并不知道怎么来的伤痕,他摸了摸脸,发现脸上也有擦伤。

这时,房间的门被悄悄地打开了,唐晓翼并没有看到谁进来,但是突然,他感到自己的肚子被重击了一下,一看,是一只黄色的小狗正乖巧的坐在他肚子上摇着尾巴,它耷拉着三角形的耳朵,歪着脑袋与唐晓翼对视。随即汪汪叫了两声。唐晓翼感兴趣的摸了摸小黄狗的头,小狗舒服的眯起了眼睛,主动迎合他的抚摸。

门外响起了拉动桌椅的声音,唐晓翼还听到了摆放餐具的声音。“二郎!出来吃饭了!快快快!”一个温柔的女声从外面传来,小狗激动的跳下床,颠颠的跑了出去,对着他的女主人叫个不停,“怎么了,什么事这么高兴啊?”女声听起来十分的温和,唐晓翼推测应该是一位年轻的妇人。

正当唐晓翼想要下床的时候,二郎又跑了进来,身后还跟着他的女主人,是一位年轻的女士,估摸着有二十多岁,她扎着低低的马尾,穿着修身的米黄色高领毛衣,外面套了件灰绿色的毛呢开衫,下身穿了件厚厚的毛呢长裙。她长得很亲切,一双母鹿般的眼睛像世人诉说她干净的灵魂。左手无名指上戴着朴素的戒指。

来者见到坐着的唐晓翼,欣喜的咧开了嘴,说道:“你终于醒了,你都昏睡了两天了。”,她走过来,从衣橱里拿出一件厚实的羽绒大衣,给唐晓翼披上,又拿了一条厚厚的羊毛裤让他穿上,“这些衣服是我先生的,有些旧了但是很暖和,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,我找到你的时候你的衣服上全是黏糊糊发臭的的东西,我把它们放在院子里,这会怕是找不到了。”女士扶着唐晓翼,指了指窗外的大雪。

“对了,我叫林东君,你可以喊我的名字,或者叫我东君姐姐。”东君冲着他甜甜的笑了一下,唐晓翼裹了裹大衣,踌躇的问道:“请问……东君姐姐,这里什么地方,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?”林东君把他带到了温暖明亮的客厅,边给他准备食物边说:“这里是我探索的秘境,一个近乎无人区的地方,八面环山,中心一湖,我管这里叫南冥,你就是我考察湖泊的时候发现的,可把我吓坏了。”原来是同行,唐晓翼这才彻底放下心来。

评论(1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