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语·琰

我蹲的坑是个冰窖吗

《遗忘在南冥池》

第二章:幻境



在与东君前辈相处了几日之后,唐晓翼与林东君也互相了解了彼此,唐晓翼总是自豪的与她提起自己刚刚成立的羽之冒险队,脸上满是对未来的憧憬,林东君也会像一个老师一样,与他讲述自己的故事。

但日子一天天过去,唐晓翼也终究是坐不住了,他对朋友的担心日渐增多,甚至要成了煎熬。他们走出那个山洞了吗?洛基的爪子包扎了吗?他们会不会因为以为我死了而丧失希望?

“嘶!”突然间,唐晓翼感觉自己的头刺痛了一下,仿佛有电流从脑子里穿过。他窗前的椅子上站起来却感觉一阵恍惚,没走两步就一个踉跄跌倒在地。

林东君听到书房的动静急忙赶过来,看见了趴在地上脸色难看的唐晓翼。“怎么了?摔着了?”她小跑过来,把他从地上扶起来。

不对劲……唐晓翼心里想,这不是发病的感觉,应该是其他原因……

“没事我就是不小心摔着了……”他赶紧解释道。

林东君却没管他敷衍的解释,上来就扒了扒他的眼皮,又拍了拍他的脸,“讲话都不清楚,还什么小心不小心的。”原来刚刚唐晓翼的解释在林东君的耳朵里根本不成句子,就像在说梦话一样。

唐晓翼也不清楚自己现在怎么了,只觉得脑子里突然很乱,好似有万马奔腾,让他无法集中精力,一阵朦胧感袭来,耳边只剩下嗡嗡的声音。他感到自己被温暖包裹着,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他的额头,隐隐约约听到东君闷闷的声音……我这是怎么了……那些奇怪的画面,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……

躺在东君怀里的唐晓翼僵直僵直的,意识开始涣散,就连东君拍打他的脸也没有反应,仿佛灵魂被抽走了一般。
他感到自己正在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隧道里,呼啸的风在隧道里肆意穿行,留下不清不楚的耳语。

幽深的隧道里,他感到了无尽的孤独和难以名状的悲伤,他听见伙伴们的笑声在隧道里回荡,忽近忽远,虚无缥缈,牵扯着他的意识,他努力的寻找声音来源,大喊着他们的名字,却无人应答。

“唐晓翼!”突然,一声清脆叫喊炸响在他的耳边,是一个孩子声音,一个小男孩。
“唐晓翼!”又是一声,好像有很多人,
“你什么时候回来呀!”

正当他感到困惑的时候,一阵大风扑面袭来,击打着他的面部让他一时无法呼吸,转眼间,周围不再是一遍昏暗,而是一片刺眼的灯光,和刺鼻的药水味。

病床上躺着一个瘦的皮包骨的人……唐晓翼却不敢辨认她是谁。

他看见飞飞的泪眼正盯着他,豆大的泪珠一颗一颗砸在地上,他张开双臂想去拥抱飞飞,想担心的问一句“怎么了?”,可正当他抱住飞飞的时候,飞飞的身体却像烟雾一样慢慢的消散了,“不!不要!”他听见自己哭了出来,绝望的把手伸向空中,想要抓住那并不存在的一缕青烟。






如果对这个故事感兴趣那么前几章请到我的主页寻找

评论(3)

热度(7)